Begoniar

【黑邪】愈合(中)

接(上),大宝贝们注意cp,以及这章好像有且仅有点儿月牙黄。我猜不会被屏蔽,咱们试一试。ps:来迟勿怪。]

吴邪的反抗是实打实的,还按着点黑瞎子教他逃命的路数。若是换个人,或者换个处境,结果还真不好说。可是黑瞎子当然预料到他的反应,一手抵住他咽喉,另一只上则加了几分巧劲。

吴邪只觉那要害底部一阵闷痛,刚哼一声,痛还未散开便成了绵延而上不断蔓延的酸,伴随着由内而外的躁意痒意热意和快意。他体内一根筋被抽了出似的,只能酥软着皮囊,任整个人被牵扯着向既去之地行着,思想却兀自清明,冷眼旁观。

第一次以为要到达终点却被按住计时器强行延长跑道之时,吴邪听到耳边黑瞎子的声音:“你来我的地方,就得按我的规矩。”

他急促的喘息,难耐又甘于煎熬地等候裁决,却在又一次跌向海市蜃楼之时忘记了裁决所为的罪行。

他终于完全丧失思考能力。

像被拉进一场落差极大的滑雪。下滑中所有惊心动魄的加速与有意蓄势,都结果于最后一道恣意上扬的弧,他被高高抛起,腾空。那一刹那,所有下落时的惶然都清空,吴邪在白茫茫一片的视野中向下俯视,却在无物的白里,看到雪山冰封的泪,和腐烂生蛆的残骸。

可是这样冷的空茫之中,却有人在说:我在。

有什么落在他的眼睛上,却终究没有什么能从他的眼睛里落出。


“你怎么,”吴邪嗓音显得微哑,“手活儿这么好?熟能生巧?”

“是你的心境原因。在心态绷紧或情绪起伏之时,你对疼痛和快感都有高于平常的承受力和敏感度。”黑瞎子扬扬下巴。

这是要他解释了。吴邪皱眉:“你都猜到了还要我讲什么?”

这就是承认了。又一次一本正经忽悠成功的黑瞎子并不感到愉悦。

“这还...”瞎子没往下说。

他能说什么?

他想说这还只是一个和你无多牵连的人,还只是第一次尝试。

他想说你要达到目的,就不得不造成和经历更多的失败,和死亡。

他想说你如果化解不了,就只能去忍受它。

他想说你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他想说你何必折磨自己。

可是这些,吴邪怎么会不知道呢?知道得清楚,才是他的苦难。

瞎子挪了挪屁股,手法老道地继续顺着肩膀按摩起吴邪的肌肉,不意外地看到肌理纹路的褶皱和多处并不陈旧的疤痕。“你为救下那个人都做了些什么?”

“我做不了什么。”吴邪摇头,他动了三叔留下的暗棋,可那人太谨慎,汪家很容易就看出他的行事逻辑,烟雾弹都失了效用。“其他人还没到出场的时候。”

瞎子点点头:“该对这个后果负责的是他而不是你,你给过他选择。对他反而...”

吴邪其实没把多少心思放在黑瞎子的话上面。他应答性地点头,任各种有关无关的想法同时在脑子里打着转。

他想也许下次选人应该再加一个要求,要不可控一点,不能让汪家人这么舒服...他想那人死的还挺安静的,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觉得痛苦或者不甘...他想瞎子按摩手艺可真好,收放自如,随时实现情色和正经的转变...他想自己其实可以不选择他,明明看出来他的个性...他想黑瞎子居然还是衣着周正的样子,像是原本就没打算来真的...他想他该是恨自己的...他想那人是那种很规矩很自律的人,应该没欠谁债,也没剩家人需要自己去安置......

“想什么去了?”

“想你打一开始就没打算来真的吧,你连腰带都没松。”

瞎子道我在你眼里得是什么样,才会明知苦衷仍乘人之危。

“大概...不问便不问,不做白不做?”吴邪语气平淡,尾音带出点虚拟的疑惑。

“都到这了,你非撑着也不是事儿。”你总不能真非等到我用那事逼你。

吴邪垂下眼睑,睫毛投下一小片阴影。

“我没想矫情,可他就是我害死的,赖不了。这真不是能简单过去随意说笑的事。可是他死我都没舍得掉一滴泪。”

你大概就是差了这一场泪。黑瞎子想。

“我也知道,我就算是为这件事哭了,也肯定不是为他。人都挂了我还为自己哭,也未免太不礼貌。”

啧,黑瞎子忍不住摇头,可真难,真他妈难,这担子怎么就被这家伙扛了呢?小花也好,哑巴也好,换了谁都比吴邪容易。可是偏偏是吴邪,却也只能是吴邪。

他这徒弟,最是心软,最是执着,他就是看到一切后果却要迎着利刃前行,就是已知无路可退仍然自责自罪,就是把自己逼到这样一个位置,再带上决绝坚硬的壳儿,干那些事,任凭内里从未丢弃的柔软被扎磨得血肉模糊。

吴邪似乎停了一会儿,道:“瞎子,你本不必在局内。”

瞎子突然就明白了。

“你怎么蠢成这样?钱债也好情债也好,谁背的都是自己的债。事情一码归一码,还没发生的事你就揽身上,这得是活回去多少年?”

他笑道:“敦伦之事从不该用以惩罚,更别说是第一回这么重要的时候,你不介意给我,我很荣幸。可怎么来得依我。”

吴邪听了半头就开始皱眉:“你能不能不要说得这么恶心巴拉?我这不是...”说一半又觉着这话实在没法说。

【开车(?)os】:我,我其实就想钻个空写个尽量符合原剧情和人物的车,然后...没有情节推动就没有肉,设了剧情就各种,非要正经聊天就是不搞到一起。真tm...我忏悔,我尽快。

心虚,要抱。

评论(6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