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goniar

所谓师徒[1] 我是你爸爸【微黑邪】

     小岛后头有片芦苇荡,芦苇荡里漂着只不大不小的蓬船,撑桨的是个姑娘,船头坐着一个穿着黑背心戴着墨镜的青年人,嘴里叼着根草,随着船一晃一晃地。
     “哎,”那姑娘朝蓬子里努努嘴,嗓音清亮:“这家伙把我家的鳄鱼宝宝们折腾得半死,你是不是得赔?”
      “哎,”黑眼镜有样学样,低沉的嗓音还平白绕了个九曲十八弯:“你的鳄鱼们把我家这...”话到这儿顿了顿,然后渗出更多笑意:“大宝贝折腾得半死,你怎地赔我?”
      姑娘啧一声,“你刚刚说他只是睡着了。”然后小声嘀咕了句什么,朝瞎子扔去一个棒棒糖:“我爹让给的,真奇怪,老头居然会有这玩意儿。”说着姑娘抖了抖,“你们什么人啊,纯手工制作的标本,老头儿也任放任拆,鳄鱼皮贵着呢。”
       黑眼镜接过,揣进兜里:“很久很久以前,你家欠我半个人情,我就给了你爹一个信物。只要我有事再见到你家的人,你爹就可以把这信物还给我,然后人情就算是还了。”
     “然后那个信物就是棒棒糖?”
     “没错。”
     “呸,谁信?”神经病才把棒棒糖当信物,神经病才会被人欠人情还反给人信物。
     黑眼镜扬扬下巴,“快到了。”
     姑娘左右看了看,忍不住又问:“你是他什么人?”这折腾劲儿和爱惜劲儿。不把人搞成跟你一样的神经病不罢休似的。
     黑瞎子把棚子里的人扔肩上扛起来,跳下船,露出一口白牙:“我是他爸爸。”
然后转身,挥手。

     “欸,徒弟,”黑瞎子往肩上人屁股那儿拍了一巴掌,“就这句吧。”
     给你专属的接头暗号,我是你爸爸。
     睡得过分安稳的吴邪并没有办法反驳。

评论(3)

热度(42)